<img alt="" width="600" src="https://imagepphcloud.thepaper.cn/pph/image/68/472/

现代快报讯(记者 熊平平)5月21日,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开幕,2020全国两会正式开启。全国人大代表、致公党江苏省委副主委、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所长沈仁芳聚焦长江大保护,建议“水里的事要在岸上治”。

△沈仁芳水里的事要在岸上治,太湖是重要例证
任何环境保护,都是相互影响,大气、水体保护都非常明显,上游缺乏保护,下游就会出现问题,在推进长江保护时,应该综合生态系统来共抓保护。
“我举个简单的例子,2007年太湖蓝藻爆发,重要原因是因为水里的氮、磷元素过量,治理上需要减氮控磷。”沈仁芳说,因此,在“岸上”控制土壤中氮、磷进入水体的量,成为解决蓝藻问题的重要方式,如今,太湖已经实现经济与环境协调发展。
作为土壤领域的科学家,沈仁芳今年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交了《关于加快推进我国土壤健康管理的建议》。“护水,也需要治土,这是‘共抓’的要义。”沈仁芳说。
2019年,沈仁芳去三峡考察,他发现了一个大变化:大坝上游地区的泥沙存量是过去的10%,背后原因是长江上游的退耕还林、建设防护林密切相关,水土保持变好,从根本上减少了泥沙入江,江水也清澈多了。
但生态保护涉及诸多利益问题,当一地被规划为保护区,产业结构会有所调整,因此,“共抓大保护”需要协调好利益分配,地域间的生态补偿制度就很重要。
沈仁芳介绍,目前国家已经在试点探索跨省域生态补偿机制,比如浙江、安徽交界的新安江水库治理,国家财政和浙江省各拿一部分资金,补偿安徽建了一批污水处理厂,新安江水库的水质确实得到了明显改善。
建议对地方主政官员考核纳入生态指标
此外,沈仁芳指出“岸上”治理,另一个重要事情是在考核制度上,“我建议,针对地方主政官员的考核,必须纳入生态指标。”
但沈仁芳亦指出,“不搞大开发”不是不开发,而是开发应该科学有序,2016年中央出台了《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》,明确了长江上中下游生态功能分区,划定生态保护红线、水资源开发利用红线和水功能区限制纳污红线,这些都是建立在科学基础上,对生态脆弱区必须进行保护。
“江苏非常重视长江领域环境生态保护,在中央环保督察组向江苏反映问题时,对督察组指出的问题,做到举一反三,动真碰硬,编制出台力度更大、针对性更强的专项行动方案。”沈仁芳说。江苏发展走在全国前列,当前阶段已经更加注重保护,比如现在创办一个新企业,会建立更高的规范标准,通过技术和管理实现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协调。
“在进行生态保护时,有时候必须适当牺牲一些经济利益,这时眼光要放长远,从长期利益计算,依然是能够实现经济效益平衡。”沈仁芳指出。

admin